欢迎访问主页网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棋牌 >

红色大战历届TGA年度游戏盘点有哪些你觉得名不副实?

作者:主页网 发布日期:2019-12-12 10:13

  红色大战

  二零一九年的TGA年度游戏评选即将到来,对游戏玩家来说,为自己心怡的游戏嚷嚷上两句总是重要的,如果真的拿下了个年度游戏的桂冠,那么可是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高兴上好一阵的——以至于连安利别人都会变得有底气些。

  TGA全称The Game Award,其前身是杰夫·吉斯利(Geoff Keighley)在Spike电视台主导制作的Video Game Awards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VGA。VGA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一三年期间一共举办了十届颁奖典礼,二零一四年的时候,VGA至此宣布结束运营,因为杰夫讨厌Spike没有将重心放到一个游戏颁奖典礼真正该做的地方,选择离开并创办了TGA。

  虽然在早期有不少人嘲讽TGA是个“野鸡奖”——毕竟曾经《超级马力欧:银河》连个年度游戏提名都没有,可随着杰夫的不断努力,TGA就是当下最受瞩目的游戏颁奖典礼——虽然也会有给《守望先锋》颁一个年度游戏这样的奇怪操作。

  二零零三年可能是历届TGA中,体育类游戏入选年度游戏提名最多的一次了,可能会有很多人对《麦登橄榄球2004》的年度游戏获选感到疑惑,但作为第一个将模拟经营要素与养成要素给发扬光大的体育类游戏,虽然可能会有争议,但绝对不会配不上这个年度游戏的名头。

  去年的“罪恶都市”马失前蹄,这一年的R星就找回了场子,用《侠盗猎车手:圣安地列斯》力压V社的传奇作品《半条命2》拿下了年度游戏,而蛇叔和士官长在这一年,面对着拿着物理学圣剑的戈登·弗里曼与决不妥协的CJ,也只能“望洋兴叹”。

  二零零五年可以说是竞争非常激烈的一年了,无论是《战神》还是《魔兽世界》都属于在游戏历史上“创造历史”的那一类,但三上真司带着《生化危机4》来了,一个开创了第三人称“越肩”视角射击的“生化危机”,同样创造了历史。

  作为B社的当家花旦,“老头滚动条” 从未失手。尽管这一年有着Epic拿虚幻引擎为Xbox打造的《战争机器》,也有着在四叶草工作室肆意泼洒才华的神谷英树绘制的《大神》,但在“老滚4”过硬的质量下,可能还是略逊一筹。

  二零零七年的年度游戏争议也非常大,《质量效应》本身的素质不错,是生软的又一次自我突破;《光环3》与“橙盒”中的《半条命2:第二章》、《传送门》、《军团要塞2》都有着足够的实力,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年度游戏的有力竞争者,而《生化奇兵》再次举起的沉浸式模拟游戏类别大旗,也确实震撼人心。

  《侠盗猎车手4》是个好游戏,但同一年的竞争者们,也绝对不弱。《辐射3》作为B社的第一款“辐射”,将系列带向了新的3D时代,历史意义重大。《战争机器2》、《小小大星球》与《合金装备4:爱国者之枪》也都是质量上乘之作。

  二零零九年的年度游戏可以说《神秘海域2》拿的当之无愧。顽皮狗在当时的技术表现在现在看来也没有落伍太多,而火车关更是成为了日后无数游戏的模仿目标。虽然《刺客信条2》、《蝙蝠侠:阿卡姆疯人院》、《使命召唤:现代战争2》与《求生之路2》都在各自的领域颇有建树,但还是德雷克被夺走了“年度游戏”这个珍宝。

  R星他又双叒来了。约翰·马斯顿的故事搭配上R星拿手的开放世界要素,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》这在一年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强大到可怕的敌人,而另一个大热门《质量效应2》,在游戏质量上几乎可以说与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》相差无几,只能说年度游戏的评选有时候还是要看时运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奎托斯第一次与约翰·马斯顿交手,而下一次他们交手则在二零一八,带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结局。

  “老滚5”拿下这个年度绝对够格,甚至可以说没什么异议。“天空剑”玩起来太累,虽然游戏足够好,但体感玩法因人而异;“神海3”没有打破二代的光环,略显平淡。唯一可惜的可能就是《传送门2》与《蝙蝠侠:阿卡姆之城》,一个初代撞上了《生化奇兵》,一个撞上了《神秘海域2》,不然怎么说还会是有个年度游戏可拿的。

  二零一二年是非常有争议的一年。虽然T社的《行尸走肉》拿下了年度,但怎么看也觉得这一年是个游戏“小年”,《刺客信条3》变成“狂战士信条”,《耻辱》虽惊艳但有短板,《质量效应3》结局烂尾,《风之旅人》艺术性要远高于游戏性。

  R星又双叒叕来,这次带着GTA5。GTA5拿下这个年度游戏可谓是众望所归,而他也确实配得上这个名头。但,唯一可惜的是,这一年是个神仙打架的年头,《生化奇兵:无限》、《超级马力欧3D:世界》、《最后的生还者》、《古墓丽影》,每一个拿出去都是年度游戏的有力竞争者,可偏偏挤在了同一年——尤其是《生化奇兵:无限》《超级马力欧3D:世界》与《最后的生还者》。

  TGA终于来了,但第一年就碰到了个不那么精彩的年份。这一年与二零一二年的VGA非常相像,虽然不能说都是矮子,但里面确实没几个可以拔的将军,《龙腾世纪:审判》的质量真的是见仁见智,如果非要评一个,我个人还是倾向于“贝姐2”与“黑魂2”的。

  二零一五年的年度游戏毋庸置疑,在《巫师3:狂猎》发售后,就已经被钦定了。没办法,谁让这群波兰蠢驴真的营造出来一个活生生的世界,无论是与杰洛特一起展开冒险还是来上两把昆特牌,都能让你感受到他们的用心。当然,这一年也有不少遗憾,比如《血源》的“差了一点儿”,比如没做完的《合金装备5:幻痛》。

  说句实话,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将年度游戏给到《守望先锋》——当年作为网游的《魔兽世界》倒在了年度游戏的面前,作为团队射击游戏的《军团要塞2》也倒在了年度游戏的面前,那为什么会是《守望先锋》会坐上这个位置?天知道。顺带一提,被EA祭献的《泰坦陨落2》真的可惜。

  同样是神仙打架的一年,“塞尔达新作”与“马力欧新作”在同一年发售,几乎就已经确定了年度游戏是“绿帽”大战“红帽”的节奏,而《地平线:黎明时分》、《女神异闻录5》与《绝地求生:大逃杀》每一个游戏也都不差,《绝地求生:大逃杀》更是一款现象级游戏,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引领了业界游戏制作的倾向。

  时隔八年,约翰·马斯顿带着亚瑟摩根再次对上了奎托斯。不同的是,这一次约翰变得更加年轻——一步步走向应有的落幕,而奎托斯则变成了“老父亲”——展开了未知的冒险。这一年的年度游戏争议并不大,《荒野大镖客:救赎2》与《战神》成为了热门人选,一个将原来的特点做到了极致,一个改头换面大刀阔斧的改革谁输谁赢并不能代表游戏的优劣。

  是Remady的“新怪谭”风格作品《控制》?是小岛秀夫脱离Konami后的第一作,那个充满了争议性的《死亡搁浅》?还是可能会成为樱井政博最后一作“大乱斗”,游戏质量稳定得可怕的《任天堂明星大乱斗终极版》?是Capcom教别人怎么炒冷饭的《生化危机2:重制版》?是将“打铁”两个字做到极限的《只狼:影逝二度》?还是黑曜石短小精悍却不失乐趣的《天外世界》?